扁鵲

扁鵲,其真實姓名是秦越人,又號盧醫。據人考證,約生於周威烈王十九年(公元前四O七年),卒於赧王五年(公元前三一O年)。他為什麼被稱為「扁鵲」呢?這是他的綽號。綽號的由來可能與《禽經》中「靈鵲兆喜」的說法有關。因為醫生治病救人,走到哪裡,就為那裡帶去安康,如同翩翩飛翔的喜鵲,飛到哪裡,就給那裡帶來喜訊。因此,古人習慣把那些醫術高明的醫生稱為扁鵲。秦越人在長期醫療實踐中,刻苦鑽研,努力總結前人的經驗,大膽創新,成為一個學識淵博,醫術高明的醫生。他走南闖北,真心實意地為人民解除疾病的痛苦,獲得人民普遍的崇敬和歡迎。於是,人們也尊敬地把他稱為扁鵲。

扁鵲善於運用四診,尤其是脈診和望診來診斷疾病。《史記·扁鵲倉公列傳》中記述了與他有關的兩個醫案:一個是用脈診的方法診斷趙子簡的病,一個是用望診的方法診斷齊桓侯的病。

有一次,他到了晉國(今山西、河北、河南一帶),正碰到了晉國卿相趙簡子由於「專國事」,用腦過度,突然昏倒,已五天不省人事了。大夫(官名)們十分害怕,急忙召扁鵲診治。扁鵲按了脈,從房裡出來。有人尾隨著探問病情,顯得很焦急。扁鵲沉靜地對他說:「病人的脈搏照常跳動,你不必大驚小怪!不出三日,他就會康復的。」果然過了兩天半,趙簡子就醒過來了。準確地用切脈診病是扁鵲的首創。著名歷史學家司馬遷高度讚揚說:「至今天下言脈者,由扁鵲也。」近代歷史學家範文瀾也說:扁鵲「是切脈治病的創始人」。

又有一次,他路過齊國都城臨淄的時候,見到了齊國的國君齊桓侯。他看齊桓侯的氣色不好,就斷定他已經生病了,便直言不諱地對他說:「你有病在膚表,如不快治,就會加重。」桓侯聽了不以為然,說:我沒病。」扁鵲見他不聽勸告就走了。這時,桓侯對左右的人說:「凡是醫生都是貪圖名利的。他們沒有本事,就把沒有病的人當有病的來治,以顯示本領,竅取功利。」過了五天,扁鵲又來見齊桓侯,作了一番觀察之後,對齊桓侯說:「你的病到了血脈,不治會加重的。」桓侯聽了很不高興,根本沒有把扁鵲的話放在心上。再過五天,扁鵲又來見齊桓侯,經過細緻的觀察,嚴肅地對他說:「你的病進入腸胃之間,再不治,就沒救了!」齊桓侯聽了很生氣,當然也沒有理睬扁鵲的話。等到扁鵲第四次來見桓侯,他只瞥了一眼,就慌忙跑開了。齊桓侯發覺扁鵲不理睬自己,就派人詢問。扁鵲說:「病在膚表,用湯熨可以治好;病進入血脈,用針灸可以治好;病到了腸胃,用酒劑也能治癒。如今齊桓侯的病已經深入骨髓,再也沒法治了,我只好躲開。」又過了五天,齊桓侯果然病重,派人請扁鵲來治,扁鵲早已逃離齊國,而齊桓侯因誤了治病時機,不久也就死了。早在兩千四百多年前,扁鵲就能從齊桓侯的氣色中,看出病之所在和病情的發展,這是很不簡單的。所以,漢代著名的醫學家張仲景讚賞不絕地說:「余每覽越人入虢之診,望齊侯之色,未嘗不慨然歎其才秀也。」

扁鵲不僅善於切脈和望診,而且善於運用針灸、按摩、熨貼、砭石、手術和湯藥等多種方法去治療各種病症。有一次,他和弟子子陽、子豹等人路過虢國,虢太子恰好患病,病得很厲害,人們都以為他死了。為此,全國正舉行大規模的祈禱活動,把國家大事都撂在一邊。扁鵲找到了中庶子(太子的侍從官)問道:「太子患什麼病?」中庶子答道:「太子中邪。邪氣發洩不出去突然昏倒就死了!」扁鵲進一步瞭解了太子發病的各種情況,就信心百倍地對中庶子說:」你進去通報虢君,就說我能救活太子!」但中庶子不信扁鵲能「起死回生」,不肯去通報,而且嘲諷扁鵲說:「你既無上古名醫俞跗的本事,反而說你能救活太子,就是不懂事的嬰兒也會知道你是騙人的!」扁鵲氣憤地說:「你這是從竹管裡望天。老實告訴你,我秦越人不等切脈、望色、聽聲、審察病人形態,就能說出病的部位。不信,你試去看看太子,他此刻耳朵該會鳴響,鼻翼該會扇動,從其大腿摸到陰部也該是溫熱的。」聽到這裡,中庶子不禁目瞪口呆。因為扁鵲雖沒有見過太子,但通過多次詢問,對太子的病情已瞭如指掌,說得頭頭是道,說明他很有本事,不可小看。中庶子只得進去通報了。虢君得知消息,吃了一驚,趕快出來接見扁鵲,說:「我久慕先生大名,只是無緣拜見;先生路過我這小國,幸虧主動來救助,這實在是寡人的幸運!有先生救助,我兒就能活命;沒有先生救助,就只有把他的屍體埋在山溝罷了。」說著,「流涕長潸」,哭得好悲切。扁鵲告訴虢君,太子患的是「屍厥」(類似今天的休克或假死)。於是,扁鵲叫弟子子陽磨製針石,在太子頭頂中央凹陷處的百會穴紮了一針。過一會兒,太子就甦醒過來。接著叫弟子子豹在太子兩脅下做藥熨療法。不久,太子就能坐起來。再服二十天的湯藥,虢太子就完全恢復了健康。從此以後,天下人都知道扁鵲有「起死回生」之術。而他卻實事求是地說,並非他能把死去的人救活,而是病人根本就沒有真正死去,他只不過用適當的治療方法,把太子從垂死中挽救過來而已。

從以上病例看出,扁鵲已經綜合運用了我國診病的「四診」原則—望、聞、問、切。他自說:「越人之為方,不等切脈、望色、聽聲、寫形,言病之所在。」這話已經充分表明扁鵲在臨床上運用了「四診」的診法。

可以說,扁鵲奠定了祖國傳統醫學診斷法的基礎。難怪司馬遷稱讚他說:「扁鵲言醫,為方者宗。守數精明,後世修(循)序,弗能易也。」

他用一生的時間,認真總結前人和民間經驗,結合自己的醫療實踐,在診斷、病理、治法上對祖國醫學作出了卓越的貢獻。扁鵲的醫學經驗,在我國醫學史上佔有承前啟後的重要地位,對我國醫學發展有較大影響。因此,醫學界歷來把扁鵲尊為我國古代醫學的祖師,說他是「中國的醫聖」、「古代醫學的奠基者。」範文瀾在《中國通史簡編》稱他是「總結經驗的第一人」。 在治學上,扁鵲不滿足於一技一法,而是根據客觀實際需要,精通一科,兼通數科,做到一專多能。比如,他到越國都城邯鄲,看到當地婦女患病較多,就在婦科病方面下功夫,當了「帶下醫」,治好了許多婦女的多年疾病;他到東周都城洛陽,看見當地許多老年人,患了視聽力衰退的疾病,就著眼於五官科疾病的研究,當了「耳目痺醫」,治好了許多老人的五官病,使不少老人從耳聾眼花中恢復了健康;他到了秦國首都咸陽,看到當地兒童的發病率很高,就研究兒童發病原因,當了「小兒醫」,治好了許多兒童的多發病。由此可見,扁鵲不僅精通內科,還兼通兒科、婦產科、五官科,甚至外科;他在診斷上,不僅精通「切脈」,而且善於「望色、聽聲、寫形」;在治法上,不僅精通針灸,還善於用砭石、熨貼、按摩、手術、湯藥等。可謂是一位多面手的民間醫生。

在上古,神權高於一切。巫術占統治地位。到了扁鵲的戰國時代,醫巫已經開始分業。扁鵲在醫學研究道路上完全拋棄巫醫那條死胡同。扁鵲曾明確宣告:「信巫不信醫」是「六不治」之一。為了捍衛祖國的醫藥學,他不惜豁出自己的生命。當時,秦武王有病,召請名聞天下的扁鵲來治。一天,太醫令李醯和一班文武大臣趕忙出來勸阻,說什麼大王的病處於耳朵之前,眼睛之下,扁鵲未必能除。萬一出了差錯,將使耳不聰,目不明。扁鵲聽了氣得把治病用的砭石一摔,對秦武王說:「大王同我商量好了除病,卻又允許一班蠢人從中搗亂;假使你也這樣來治理國政,那你一舉就會亡國!」秦武王聽了只好讓扁鵲治病。結果太醫令李醯治不好的病,到了扁鵲手裡,卻化險為夷。在這場技術高低的較量上,扁鵲徹底戰勝了李醯。李醯自知「不如扁鵲」,就產生忌妒之心,使人暗下毒手,殺害了扁鵲。

千百年來,扁鵲深為廣大人民所愛戴和崇敬,人們稱他為「能生死人」的「神醫」。在他行醫經過的共約四千化裡的路途上,歷代人民為他建陵墓、立碑石、築廟宇、朝香火。





首      頁

扁      鵲

朱 震 亨

張 仲 景

錢      乙

葛      洪

李 時 珍

孫 思 邈

皇 甫 謐

華      佗

葉 天 士



















萬國旗 中國歷代名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