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天士

葉天士,名桂,號香巖,又號上律老人。江蘇吳縣人,約生於清代康熙五年(公元一六六六年),卒於乾隆十年(公元一七四五年)。

葉天士信守「三人行必有我師」的古訓。不管什麼人,只要比自己有本事的,他都希望拜之為師。這樣,他的老師有長輩,有同行,有病人,甚至有端中的和尚。當他打聽到某人善治某病,就欣然前往,學成後才離去。從十二歲到十八歲僅僅六年,他除繼家學外,先後踵門求教過的名醫,就有十七人。葉天士的虛心求教,「師門深廣」,確實令人肅然起敬。

葉天士少承家學。他的祖父叫紫帆,名時,父親叫陽生,名朝采,都精於醫術。白天,他從師讀經書;晚上,他父親就教他「岐黃學」。因此,他從小時就自《素問》、《難經》及漢唐宋諸名家所著書,無不旁搜博覽。可惜的是,當他十四歲,父親就死去。他幼孤且貧,為了維持生活,只好一面開始行醫應診,一面拜父親的門生朱某為師,繼續學醫。不多久,在醫學上的造詣,就超過了朱老師。但他毫不自滿,孜孜不倦,又去尋找別的老師求學去了。

山東有位姓劉的名醫,擅長針術,葉天士很想去學,只苦於沒人介紹。一天,恰巧有位姓趙的病人,是那位名醫的外甥,因為舅舅沒法治好他的病,特地來找葉天士醫治。葉天士專心診治,給他服了幾帖藥就好了。姓趙的很感激。葉天士趁機請他介紹去拜姓劉的那個名醫做老師。這個要求得到允諾。葉天士就改名換姓去當學生。他在姓劉的名醫那裡,每逢臨症處方,都虛心謹慎地學習。一天,有人抬來一個神智昏迷的孕婦就診。姓劉的醫生候脈後,推辭不能治。葉天士仔細觀察琢磨,發現孕婦因為臨產,胎兒不能轉胞,是痛得不省人事的。於是,取針在孕婦臍下刺了一下,就叫人馬上抬回家去。到家,胎兒果然產下。姓劉的醫生很驚奇,便詳加詢問,才知道這個徒弟原來是早已名震遠近的葉天士。葉天士接著便把如何要向他學習的苦心如實說了出來。姓劉的很受感動,終於把自己的針灸醫術全部傳授給他。

又有一次,一位上京應考的舉人,路過蘇州,請葉天士診治。葉天士診其脈,問其症。舉人說:「我無其他不適,只是每天都感口渴,時日已久。」葉天士便勸那位舉人不要赴考,說他內熱太重,得了糖尿病,不出百日,必不可救。舉人雖然心裡疑懼,但是應試心切,仍然啟程北上。走到鎮江,他聽說有個老僧能治病,就趕去求治。老僧的診斷和葉天士的診斷一模一樣。可是,葉天士當時還拿不出辦法,而老僧卻能把防治的方案具體地告訴了舉人說:「既有其病,必有治方。從今天起,你每天即以梨為生,口渴吃梨,餓了也吃梨,堅持吃一百天,自然會好。」舉人按囑咐每天吃梨,果然一路平安無事。當他衣錦回家時,在蘇州又遇見葉天士,便把經過一五一十地說了。葉天士知道老僧的醫術比自己高明,就打扮成窮人模樣,到廟裡拜和尚為師,並改名叫張小三。他每天起早摸黑,除挑水,砍柴等外,就擠時間精心學醫。老僧見他勤奮好學,很喜歡他。每次出診,必帶他一起去。經過三年的刻苦學習,葉天士把老僧的醫術全部學到手。有一天,老僧對葉天士說:「張小三,你可以回去了,憑你現在的醫術,就可賽過江南的葉天士了。」葉天士一聽便跪下自認自己是葉天士。老僧很受感動。

碰到自己治不好的病,葉天士樂於傾聽同道的意見,那怕是「名未著」的醫生,他也虛心吸取其診病立方的長處。有一次,葉天士的母親年老患病。他多方治療總是無效,又遍請縣城內外有名的醫生治療,也沒有效。病情一天天加劇,葉天士很憂慮,便向僕人說:「本城還有沒有學問深而無名氣的醫生?」僕人說:「後街有個章醫生,平日總是誇耀自己的醫術比你高明,但是上門請他看病的人,寥寥無幾。」葉天士吃驚地說:「敢如此大言不慚,應當會有真才實學的,快去請來!」僕人奉命去請。章醫生詳細詢問病情。僕人說:「太夫人服藥無效,病勢日危,主人終夜徬徨,口中喋喋不休念著「黃連」二字。」章醫生心中有所領悟,便到葉天士家。診視葉老太太后,又拿過去的藥方子細看,沉吟很久說:「原藥和症相合,照理應當奏效。但太夫人病由熱邪鬱於心胃之間,藥中必須加黃連,才能治癒。」葉天士一聽,不覺一躍而起,說道:「我早就想用這味藥,因為考慮母親年紀大,恐怕會滅真火,所以不敢用呀。」章醫生說:「太夫人兩遲脈長而有神,本元堅固。對症下藥,用黃連有何不可?」葉天士表示贊同。結果,服藥一劑,病情就大有好轉,再服一劑,病就好了。葉天士喜出望外,踵門拜謝,並致厚酬。章醫生推辭說:「只是我的見解同你的心意偶合,何足道謝?」以後,葉天士經常對病人說:「章醫生的醫術比我高明,可以請他看病。」可見,葉天士具有虛懷若谷,謙遜向腎的美德,因此,能夠擺脫「文人相輕」的陋習,從而醫道日益長進。

葉天士最擅長治療時疫和痧痘等證,是中國最早發現猩紅熱的人。在溫病學上的成就,尤其突出,是溫病學的奠基人之一。清代乾隆以後,江南出現了一批以研究溫病著稱的學者。他們以葉天士為首,總結前人的經驗,突破舊槓槓,開創了治療溫病的新途徑。葉天士著的《溫熱論》,為我國溫病學說的發展,提供了理論和辨證的基礎。他首先提出「溫邪上受,首先犯肺,逆傳心包」的論點,概括了溫病的發展和傳變的途徑,成為認識外感溫病的總綱;還根據溫病病變的發展,分為衛、氣、營、血四個階段,作為辨證施治的綱領;在診斷上則發展了察舌、驗齒、辨斑疹、辨白疹等方法。清代名醫章虛谷高度評價《溫熱論》,說它不僅是後學指南,而且是彌補了仲景書之殘缺。其功勞很大。

有一年,蘇州發生大溫疫,他救活了不少人。其中有個「打更」的人,全身浮腫,又黃又白,病情十分險惡。別的醫生看了,都說沒得救。葉天士經過細緻診察,只用兩劑藥就把他的病治好了。

又有一個人患一種慢性病,經常復發,十分苦惱。他找葉天士診治。葉天士開了一個方,囑他按方服一百劑,就不會復發了。病人服了八十劑,病已好了一個多月,他就再不服藥了。不料,事隔一年,病又復發。葉天士對他說:「我叫你服一百劑,你才服八十劑,當然復發了。從今天開始,你聽我的,再服四十劑,病就永不復發。」事情果真如他說的一樣。

葉天士活了八十歲,臨死時,還諄諄告誡他的孩子說:「醫可為而不可為。必天資敏悟,讀萬卷書,而後可借術以濟世。不然,鮮有不殺人者,是以藥餌為刀刃也」(沈德潛《香巖傳》)。

葉天士去世後,由他的門人,取其方藥治驗,分門別類集為一書,取名《臨證指南醫案》。此書刊於一七六六年,內容包括內科雜病、婦科與兒科,體現了葉天士治病辨證細緻,善於抓住主證,對症下藥。其中以溫病治案尤多。

縱觀葉天士的一生,無論是從他的醫學理論,還是他的治學態度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。尤其是他的治學態度,以及他那種敏而好學,更名換姓求師學藝的精神永遠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,所以他給我們留下了一筆不可計量的財富。





首      頁

扁      鵲

朱 震 亨

張 仲 景

錢      乙

葛      洪

李 時 珍

孫 思 邈

皇 甫 謐

華      佗

葉 天 士



















萬國旗 中國歷代名醫